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了凡居士的博客

佛 道 本一家 我佛无量 功德无量 佛法无边 普度众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天爷 有没有眼?  

2011-11-01 19:06:21|  分类: 修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----《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》节选

老天爷有没有眼?看看我的经历再说一九八一年,大约五、六月间,天气很闷热。孩子们想出去走走,而我也想顺道去日文书局找些最新出版的编织手工艺教材。 

我们经过衡阳路交通银行走廊,忽然跑出来一位老先生,非要给我算命,我摇摇头,也摆摆手,一再的拒绝他,没有想到这人竟然变的好颓丧,似乎有难言之隐。 

大女儿不忍心,便拉扯着我的手:“妈,给他算算命好吗?捧个场,让他赚点钱好吗?这老伯伯好可怜唷!” 

我本来很讨厌算命,对这些摆地摊的江湖术士,也从来没有甚么好感,但孩子们的慈悲善良,使我不敢见死不救,只好让孩子们拉扯到算命老先生的摊位上。 

算命老先生端详了我很久,看过我的双手,也一一看了我每个孩子的双手。 

他说:“不用再看下去了,不必收钱,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。” 

我的孩子们很过意不去,坚持要我给这算命的老伯伯一些钱。 

我从皮包里拿出三千元来,双手恭恭敬敬的奉上薄仪,但这老先生比我更坚持,他一定不收我的钱,这样一来一往,几乎把孩子们给急哭了。 

最后孩子们一齐苦苦哀求这位老伯伯,告诉他这不是算命钱,这只是孩子们孝敬他老人家的一点点小小心意罢了。 

这算命老伯伯终于收了下来,突然两个眼眶红红的摸摸孩子们的头,他哭了,他喃喃自语的念念有词:“唉! 老天没眼,老天真是没眼!” 

孩子们跟他说再见,他挥挥手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神情显的非常哀伤。 

后来,我们路过新公园,看到大门口围观了一大群人。孩子们爱凑热闹,一个箭步便赶上前去,钻进去大人墙的夹缝。没多久,孩子又跑回来,硬拉我去看,我总觉的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比较好,但孩子们一直吵个没完,我只好跟着前往查看究竟。 

原来,有位太太跪在地上,向大家求救,她的孩子出了车祸,在台大医院急救,需要一笔巨款。 

我这些宝贝儿女又走不开了,他们一定要我伸出援手,还告诉那位太太:“不用跪了,我妈来了,她一定会帮您忙的。” 

他们合力把那位太太扶了起来。 

我那天不但身上所带的钱全给掏光了,还向邻近开眼镜行的客户周转了一笔巨款,陪那太太到台大医院缴清所欠庞大医药费。 

这些事都办妥当了,孩子们才肯放过我:“妈,谢谢您! 我们不再找您麻烦了,我们回家吧!” 

一个月后,我们家突然四面八方全是大小蚂蚁,成行军队伍,向我们家一路攀爬过来,布满我们家每一片墙壁,我怕踩到他们的行列,赶紧去买了二十多张小板凳,排出一条条康庄大道,遍撒白糖及其它食物,还洒一点水,来犒赏他们一路行军到我家作客的辛苦。 

孩子们看蚂蚁密密麻麻地布满整个屋子,好是害怕,连办公室的小姐,也非常害怕。但孩子们都很听话,不敢伤害他们,也不敢打扰他们。 

孩子们知道“来就是客”,也知道待客之道。 

就这样,约莫十来天,蚂蚁一群群的蜂拥而来,几乎挤破了我们的家。 

夏天真的到了,孩子们全放暑假,也全留在家里。而我忙进忙出,总抽不出时间来陪孩子们渡假,只好找办公室的小姐来帮忙照料孩子们的功课和日常生活。 

有一天,我去开会。电视上正在播报新闻。 

据说,台北市中心地带,靠仁爱路段,正发生一场大火,十分猛烈。 

由于我正在主持会议,没有办法分心去听清楚到底甚么地方出了甚么事。直到下午四点半左右,我们散会了,我才随着爱看热闹的同仁,一起前往火灾现场。 

路上,我问开车的同仁,“我不急着回家,我要去看哪里发生火灾,您为甚么往我家走呢?”    那同仁没有回答。或许距离火场不远,我们很快就到了。 

邻座的同仁,把我摇醒,我可能太累,竟然在车子摇摇晃晃中不自觉地睡着了。 

我一张开眼睛,突然哇地大叫一声:“这是我家呀! ” 

我顾不了一片火海,便往三楼冲,但消防队员和警察先生制止地抓住了我。 

“我的孩子呢?我的孩子呢?” 

后来,消防队为我喷洒出一条小小火巷,紧急派了三个人陪我上了三楼。 

我们家的门已烘的热腾腾地,不能碰,也膨胀到不能开。 

消防队员用力把门敲破,踢倒,我们才小心翼翼的侧身闪了进去。 

里面全是浓烟,甚么也看不到,我大声哭喊着孩子的名字,一个一个叫,但却一点声响也没有。 

这下,我已两脚酸麻人也快晕倒,我真的快疯了,我真的撑不住了。 

突然,消防队员踩到一堆人,原来,我的孩子搂抱成一团,吓昏在地上刚买回来的旧书堆上,办公室小姐则躺在另一端。 

消防队员、警察、还有我,合力把小孩子及办公室小姐背下楼急救。 

很幸运的,呛伤不重,当天夜晚,便完全回复清醒了。 

消防队员说,地板烧的那般烫,连书都烤焦了,要是吓昏后直接倒在地板上,这些孩子应该全成了焦尸,没有可能存活了。 

消防队员说:“您们家道德一定很好。” 

大火扑灭后,左邻右舍的楼房,全毁了,没有幸存的,我们这一栋,从一楼、二楼直到最顶楼,也全烧光了。 

但很意外地,大火却跳过三楼我们这一家。 

消防队员说:这一楼烟雾弥漫,想喷水都看不清楚这房子有三楼,好像消失了,所以,这一楼连半滴水也没喷到。 

我想,我屋子里有十多万册珍贵藏书,如果喷了水,我今天就一无所有了,而那远道前来我家作客的蚂蚁,千军万马,也必全部死亡,那就太可怜了。 

又紧紧毗连的左右楼房全陷入火海,把我家的墙壁,及靠壁的角钢书架全高热烫软了,所有的书也烤焦冒烟了,但却未燃烧。 

消防队员说:“这是奇迹,怎么有可能呢?” 

然而,这些书要真的闷烤到起火,而真的燃烧起来,那我家还可能有活口吗? 

我家屋子里满满地全是书,这可是最容易着火的纸耶! 

围观的群众争先恐后地抢着告诉记者说:“三楼刚刚在浓烟中消失了,而且在浓烟中,可以看到穿白色衣服的人在空中洒水,并且把火拨开。” 

隔壁楼房的人也跑来了,他们与我相接的三楼里,放置有三筒大钢筒的瓦斯,大火时,大钢筒全在高热下熔化成一团团的圆球,但为甚么没有爆炸呢?如果爆炸了,我们家四个孩子和办公室小姐,岂不个个粉身碎骨!我听了,整个背全凉透了,一身直冒冷汗,真的好险唷! 

九月开学,孩子们要买钢琴教材,我们又一齐到衡阳路。 

当我们经过交通银行走廊时,突然前面窜出一个老先生,张开双手,一下子紧紧搂住孩子们抱着不放,很激动,又很吃惊的问:“您们怎么还活着?您们怎么会没事?” 

他铁口直言不讳的说,我命中根本没有半个子女,过了这夏天,所有的孩子都会葬身火窟而死。 

他看我的孩子都很慈悲善良,所以,觉的老天太不长眼睛了,那天我们走后,他甚至哭到不能不收摊而回家休息。 

他很舍不得我这些孩子死掉。但他爱莫能助,束手无策。因为“阎王注定三更死,谁敢留人到五更”。 

他说:“我哪有这种留人的本事呢!”他很惭赧疚歉。 

我告诉孩子,应该称呼他爷爷,何况这位老先生在台湾无亲无戚,就把他当作自己亲生爷爷吧!他这般疼你们,也曾这般深情的爱过你们。 

说不定就因为他的眼泪,你们这些孩子今天才能大难不死,而侥幸的活了下来。 

那一年,我的孩子最大的还没小学毕业,最小的还没入幼稚园,二女二男,一共四个。 

最后,关于堆在地板上的旧书,是我们家孩子最讨厌的,时常挡了他们的路,真是碍手碍脚。   但这些书是我为了帮忙旧书摊一位生活困难的老先生,把他卖不出去的废书,全数给包了下来,以免他老人家舍不得丢,又没人要,整天搬上搬下,而把自己弄的太过劳累,伤了身体。 

没想到这些书却救了我们一家大小五条人命。 

人的一生,总有一些料想不到的意外事,完全无法做合理的解释,或许这就是我们人所说的神吧! 

所以,人的营谋计算,时常会失灵,时常会失策,因为人总忘了老天也有一算。 

我这一生,一路走来,深深领悟到人的渺小,我觉的人绝对不可太自满,不可太自我,更不可太自信。 

毕竟,人还看不到神,而神对人,却了如指掌。 

人算甚么?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